透過Skype參與新加坡論壇 主辦方因此被警方問話…

睡前翻看新聞,發現早前邀請我透過視像會議在星加坡分享社運經歷的團體,近日面對警方的調查,星加坡警方要求他們提供我的工作許可證件。

這簡直是匪夷所思,我只是在一個論壇裏透過網絡表達意見,分享的內容也是那些早在網絡上可以閱讀到的社運歷程。星加坡政府本着威權打壓意見的作風,招呼民間團體從不是新鮮事物,但讓我好奇的是,到底新加坡警察是根據什麼法例,去要求星加坡的民間團體交出我的警察許可和工作許可證件?

今時今日,連越洋只是跟新加坡的團體進行一小時的視像通話,也面對新加坡政府的調查,簡直是無法無天,從本質上突顯威權政府是如何封閉,亦懼怕東亞地區社運組織的連結。

我現正從速聯絡新加坡的朋友,實在擔心因此連累他們,最終面對拘捕或法庭審判,但未來我們香港眾志,也會繼續堅持國際連結的路線,希望在推動香港民主盡情的同時,能夠與東亞地區的人權組織和擁抱同樣價值的戰友分享經驗,為推動民主自由二在這條崎嶇不平的路上互相扶持。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